当前位置:首页 > 大数据 >

希望金融CEO陈兴垚:用科技构筑三农金融服务生态

2021-06-14 21:56:23

9月14日,“服务实体经济——2017中国金融科技未来领袖峰会”在北京双井富力万丽酒店举办。本次活动由产业创新服务平台“亿欧”主办,创新型金融科技公司“浅橙科技”联合主办。

峰会现场亿欧公司联合创始人王彬、宜信高级副总裁兼CSO陈欢、希望金融CEO陈兴垚、浅橙科技创始人CEO朱永敏、泰康在线首席市场官方远近、易鑫集团COO姜东、钱包生活CEO定胜斌、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等数十位业内人士发表了主题演讲。陈兴垚在《科技金融如何服务三农实体经济》演讲中指出,

农业金融存在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3大痛点。金融机构首先应确确实实的理解农业金融的客户,才能解决融资难的痛点。其次通过找到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平衡点来解决融资贵的问题。最后通过大数据等科技来实现金融服务。

以下为陈兴垚演讲的速记(由亿欧编辑整理,有不改变愿意的删改):

希望金融服务体系

希望金融是新希望集团下属的农村互联网金融平台,我们的客户服务目标其实就是农民、就是农村,所以我们觉得确确实实,像我们这样的一些金融机构,有服务三农、服务小微的梦想,这让我们既具备商业价值,也具备重大的社会价值。

农业现代化过程中的痛点,我觉得上一个PPT里面已经讲到了,其实是类似的,但是也许是更难的。整个的农村人口现在大概是7到8亿人口,而这些7到8亿人里面基本上是50%到60%是得不到金融满足。在整个农村的金融缺口大概是3万多亿,那么其中50%可能是由正规金融机构来以及朋友亲戚同学之间的信贷。

那我在三个方面来跟大家做一个分享,一个就是痛点。第二是希望金融如何用科技构筑三农服务生态圈。第三是科技金融让金融服务更温暖更有希望。

刚才已经说到了,农民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其实在绝大部分的农户想去融资,哪怕就是几万块钱或者万把块钱。实际上他是缺乏渠道的,也找不到金融机构去寻求服务。有一次,我们沪金协会的秘书长组织的一个会议,我也进行了一个分享。我觉得应该适当地放开利率,在中国这个金融市场上面,并且让我们主流的金融机构以一个低利率去覆盖市场,不过在这样成本非常高的情况下,金融机构实际上从商业的角度是没有动力的。

现在四大银行包括各种国有商业银行都在沉浸普惠金融上面,但是如果在利率的问题上不放开的话,那么可能还是有问题的。实际上非主流的像我们这样的金融服务机构,在探讨了一场相对市场利率化的实践路子,所以整个三农可能绝大部分人没有到过农村去做具体的工作,但是我们很多都是从农村来的,包括我也是从农村来的孩子,不过我们离开农村已经很久了。我觉得我们要确确实实的理解这群客户,比如说你到了山东、山西,你听不懂他说话怎么去服务他?

那么作为融资难来讲的话,我们的做法有先天的优势,因为新希望集团是从1982年开始创业,在全国有600多家公司,天天和我们的农户这个人群打交道。希望金融的新农贷真针对了县域、乡镇及村庄的农户,启动6万左右的小额信贷。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和升级,我们比较好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比如大数据的引用,能够比较好地去除掉信用明显有问题的或者风险相对比较大的客户,我们通过三年的实践,我们觉得可以在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之间找到一个相对的平衡。农村金融如果只是专注于你的商业价值,有可能你的利率就会抬得非常得高,这样形成一个循环,真真正正的农户用于生产经营的农户,他能承担的费率实际上必须要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平衡点。

如果只是顾社会价值,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这是扶贫基金应该做的事情,NGO应该做的事情,我认为这是商业上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在解决融资贵的问题上,一定找到商业和社会两者可持续的兼者。

我们现在的速度基本上能做到两个小时到三天不超过三天,全部解决一个农户从发起申请到获得资金的全流程。

站在新希望集团的角度,站在农业产业链的角度,我们实际上也沉淀了很多的数据,供应链体系、农户的自动下单体系。在我们整个产业链里面,有供应链的数据,有交易的数据,有生产的数据,有物流的数据。基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很好地提供服务,比如我们最开始做的就是金融服务,还为农户提供生产的服务,提供物流的服务,提供交易的服务,提供生产资料交易的服务,这些服务如果能打通在一起,非常有利于我们自己再去做风险控制、快速的决策。

所以我们希望金融主要在三个方面,农村产业链金融、供应链、农村消费金融以及包括三农的支付方面。首先,基于整个农业供应链去做一些服务,也对接外部的担保、银行、第三方机构,还会对接一些外部的数据,来提供服务。我们内部的服务加上外部的服务,为我们的农户养殖户提供真正的服务。

这是我们做的一款让老百姓养鸡能养得更好的软件,其实我们在城市人群当中,有时候觉得用一个APP是非常简单的。可是对于一个40岁、50岁的农户,养了十年鸡、鸭、猪的农户来说,他对一个软件的要求是超级高的,这种高就是要特别方便。我们觉得特别容易懂的东西,在他面前就很难去理解。因为,他如果能读大学,他已经不在家里去做这种小规模的养殖了。当然到今天为止大规模的养殖很多,很多以企业化的方式在做养殖。

所以,我们给我们的农户提供比如养鸡助手的APP,能够在生产环节辅助他进行管理,能够在财务环节帮助他去做一些大的流水账,能够在资讯环节了解养殖的行情等等,在效益分析环节能够让他在养殖过程当中实时做像我们财务预测的东西。根据现在的养殖行情,大概根据我的成本,我应该等鸡出卵的时候,这一只鸡大概能赚多少钱,让他心里基本有个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面,这些数据其实比较有利于我们去判断,是否要去对他进行资金的支持。

那么在整个过程中,农户可以通过我们的系统,来进行线上申请下单,在这个里面就是养殖户线上申请,比如我要购买猪的饲料,那么我们有一个风控模型,我们是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结合我们刚才讲自己和他的这么多年的交易数据,我们也会引入外部的征信的数据,同时我们线下人员会去线下做考察,他的鸡舍、猪舍、鸭舍是不是符合我们的标准,这个人是不是靠谱也会做线上线下共同的评估。

他如果获得额度,就在我们的系统里面比如有15万左右的,现在老百姓是非常精明的,原来只能一批次给他15万支持的话他就没有办法,现在他可以在额度范围内一万一万去做这种信贷的申请,在手机里面下单,下单过后我们就会给饲料厂发货的通知,饲料厂发货,发货完了之后确认收货过后,我们就会进行放款处理。

那么,现在我们有希望银行存款银行,整个养殖户也是电子签章。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能用了很多电子签章,在农村推动很困难的,但是他们特别得需要,尤其是在农村,农户经常在一个村庄里面,去村庄可能要一到两个小时,要去找他非常得麻烦。如果有了电子签章,实际上这个成本就不用付出了,效率大大提高。在有的额度超标的我们会要求他提供担保人,如果担保人不在家里做这个业务非常困难。老百姓很有意思,他觉得这个事是假的,没有按手印,没有签字,他觉得不靠谱。但是真正拿到钱的时候,他觉得确确实实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在整个农村,我们在实践这种线上化、电子化、科技化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应该比在城市里面更大的困难。我们做了个统计,我们现在覆盖了大概5万多的农户,实际上真真正正用智能机的45%。其实看到这个数字,我还是很开心的,因为一半已经可以用了,如果有更好的激励他们来去做这个事的话,他们会做得更好、更有价值。

那农村来说,我觉得不太可能农民用一个PC电脑放在家里去进行操作,所以智能机的到来,我觉得真真正正让农村带来一次互联网的革命。老百姓其实也挺有意思,因为他们确确实实收入相对比较少,干的活比较辛苦,所以比如说用智能机的人还有一部分人他平时打电话会用一个很老的那种手机,可能跟小孩发微信不得已会用智能机,为什么呢?我们会去问他为什么不用那个手机?他说智能机太耗电了,那个手机可能一个礼拜不用充电。他们的需求我们觉得挺有意思的,但是这就是农村。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觉得我们已经跑通了,我们大量的业务已经在去做了,所以我觉得农村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趋势,我觉得也是逐步到来。

这是在我们商城里面可以去购买,比如我们新希望六和的饲料,我们也在做这种农机,因为农机和饲料使用人群是类似的,循环使用授信。

那么,希望金融目前完全的范围就是在三农小微企业,其实小微企业更多是个体户或者工商户为主,但是没有办法,尤其是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办法,20万、100万的问题,所以我们也在积极地劝导我们的农户,如果有条件可以去注册一个小企业,其实他就需要几十万的资金而已,也有这样的。

我们在山东、河南、安徽、河北、山西等省大概也布局了我们自己的线下的团队和业务中心,已经助力了十万个家庭脱贫致富。我们未来还会在更大的范围之内,依托于新希望集团这个产业体系,也依托于我们自己这种团队体系,能够更多去服务我们的三农。到今天为止,至少我们的实践来看,我认为商业可持续和社会可持续是可以基本实现一个平衡。

陈兴垚与养猪户的合影

这是我去拜访我们的一个养猪户的照片,被我们的同事放在这里。我觉得我特别骄傲,能为三农这些人群去做服务,让他们真的有收入。我记得有一次我和一个投资人交流,他说了一个观点我特别地赞同,他说其实农村服务可能首先是生产型的,是获得收益型的这种服务,而不是说像今天在城市里面特别热的比如手机的消费分期,像我们做的首先还是生产资料的、农机的,当然部分人还是有消费需求。而且我认为未来有农民收入提高之后,他的消费需求越来越旺盛,我们也希望我们持续帮助他们。

这个老秦,确确实实我去亲自拜访过他,他真的告诉我,他如果能卖老婆、卖孩子的话他都准备卖掉,因为没有人去理他,他已经颓废得不行,生活完全是绝望的。那其实我们就支持他6万块钱,但是也取决于新希望这个体系,协助他去购买做我们的合成猪,使得他的收入是锁定的。如果他养得不好,我们有个概率是成活率的概率,如果成活率低于85%,我们马上会派人去把整个猪舍接管下来,你别养了我帮你养,否则大家就会亏钱。所以他第一次就赚了7万多块钱,去年赚了18万多块钱。他外面有30万的外债他基本还了一半多了,现在有人理他了。我让同事给他做回访,他说现在生活看到希望了。

我觉得做小微企业也好,做个体做农户也好,确确实实我们真的是帮助了这些希望成长而且又能为实体经济或者个体创造财富的这种人,有一句话叫少年强则中国强,我觉得人民富则中国富。谢谢大家!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陈兴垚;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呼和浩特焦虑症医院 mzyy.yilianmeiti.com
聚能生活网